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010-56709120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石油网

石油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石油网 » 行业要闻 » 国内要闻 » 正文

跨境管道配建炼厂 中国油源多元化战略提速

国际石油网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日期:2017-02-13

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安宁地区的中石油云南石化公司,是一家年炼化能力为1300万吨的燃料油炼厂。“目前该项目已经完工,具备投产能力,一旦承接原油即可开工生产。”该公司党委书记于明祥告诉记者。

事实上,近年来从未有一家炼厂的开工会得到如此关注。在记者多次采访过程中,无论是市场和行业的分析人士,还是来自于各石油公司的内部人员,对于这家炼厂都有着浓厚的兴趣。

这样的兴趣一方面来自于,牵涉利益方如此复杂多样的云南石化是否能够顺利投产;另一方面来自于规模如此之大的炼油厂建成,会对整体过剩的中国炼化行业带来多少的冲击。

“和缅甸方面签订原油过境协议的障碍已经全部排除,近期我们就会赴缅签署最终的协议。”于明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这一协议签订后,我们就会开始寻找并购买海外原油,最快也要6月中旬开始生产。”

云南石化最初的投资结构意向,是由中石油集团、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和云南省下属云天化共同出资建立。其中沙特阿美负责提供一部分该炼厂所用的原油,云天化负责消纳该炼厂除成品油以外的化工产品。

不过从目前进展来看,与沙特阿美的谈判仍在进行中,“沙方希望介入中石油在云南省的下游销售,与之相对中石油方面希望能参与到沙方的上游勘探开发,预计目前协议仍在谈判中。”于明祥说。

随着中国炼化产能的不断扩张和原油进口的持续增加,2016年原油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64.4%,绝对数额为3.56亿吨,和海外公司合作进行炼厂建设也已有先例。

同时,随着油价表现持续低迷,这些资源国家对于中国下游市场的兴趣也愈发浓厚。但对于中国来说,保证能源进口途径的多元化,保障国内能源安全,仍是政府考虑的最高主题。

“我们有70%的进口原油需要通过马六甲海峡,这对于一个每年消费5.56亿吨原油的大国来说是有很高风险的。”一位炼化行业专家告诉记者。

于是,中国在近年来不断扩展进口原油的通道,试图绕过马六甲海峡进口原油。“东北中俄一线二线的3000万吨/年,西北新疆西气东输工程的1000万吨/年,西南中缅油气管道的1300万吨/年,加起来约有六分之一的进口原油可以绕过马六甲海峡,多元化的布局对于中国能源安全来说非常有必要。”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而云南石化,就位于中缅原油管道的终点,也是这一进口通道唯一的原油消纳所。

承接跨境原油

中国的西南地区现有三家年炼化能力超过一千万吨的炼油厂,分别位于四川彭州、云南昆明和广西钦州。

而在曾参与西南地区炼厂规划的人士看来,云南石化建成意义与其他两家炼厂的最大不同,就是消纳绕过马六甲海峡的进口原油。

“实际上,云南石化就是西南能源进口通道的配套项目,公司在具体选址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最终才确定这一项目的落地。”上述人士表示,“所以,云南石化的落地,就是为了消纳来自西南能源通道的原油。”

作为西南能源通道的中缅原油管道,起于缅甸皎漂港东南方的马德岛,国内里程长达1631公里,终点就是位于云南昆明市安宁地区的云南石化。

同时,受制于国内原油交易的诸多限制,原油运输基础设施的不足和纯商业储备公司的稀缺,再加上云南地区此前没有任何炼化工业存在,使得中缅原油通道必须建设配套的炼化公司。

“在中国目前的条件下,无论是原油的战略储备还是商业储备,都必须要依托于炼化厂进行建设,也要由炼化厂来进行运营。”上述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以在云南单独建设储备库并不现实,还是需要一个炼厂。”

而这一项目对于此前从未有大型炼厂存在的云南省来说,既充满了诱惑,也存在诸多挑战。值得注意的是,于明祥此前就担任云南省发改委副主任,而在他卸任之后,继任的赵剑春就同时担任中石油云南销售分公司党委书记。

“云南石化在完全投产之后,每年的产值大概能到千亿规模,上缴利税全部能达到180多亿元。”赵剑春告诉记者。

即便是保守估计,在于明祥看来对云南省当地的税收也能达到接近30亿元的水平。“我们是中石油的子公司,税收需要在当地留一部分,从目前的税收分配情况来看,能留在云南省各级政府的税收大概在总税收的20%左右。”于明祥告诉记者。

同时,作为云南省属企业的云天化集团,也计划参与云南石化的合资,在承接云南石化化工副产品作为原料的同时,参与利润分成。“一家炼化厂的投产可以带动当地的装备制造、交通运输、餐饮等多个行业的发展,对于提振当地经济作用非常大。”上述参与西南地区炼厂规划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多方利益博弈

尽管亚太地区炼化产能过剩情况日益严重,但对于受低油价牵累的中东国家来说,在中国独资或合资进行炼厂建设并进入下游市场,具有很大诱惑力。

“目前中石油集团正在与沙特阿美进行有关云南石化协议的谈判,沙特方面除了提供原油的供应协议之外,还希望进入云南地区的下游市场。”于明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他表示,沙特方面想介入云南地区的下游市场,但是具体的介入的比例和深度还存在许多商讨的空间。同时,中石油在沙特阿美的上游勘探开发业务是否也要介入尚未可知。

“目前协议的谈判进度并不清楚,可以透露的就是并没有冲突性的矛盾,只是涉及一些细节还在商谈,牵扯到一些合资的比例等。”于明祥表示。

截至2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能成功联系到沙特阿美有关方面回应此事,但借鉴此前中石化和沙特阿美在福建合作的成功案例,深度介入中国地方上下游产业链或许是沙特方面希望达成的最终目的。

中石化福建炼化公司成立于1997年,2007年该公司与埃克森美孚、沙特阿美公司以50%、25%和25%的比例成立了福建联合石化公司,之后扩建为年炼油能力1200万吨的综合炼化一体化企业。

同时,三家公司按照同样的比例出资成立中石化森美石油公司,这家公司是中国境内第一家整体合资的省级成品油销售企业,在福建当地市场占有极大的市场份额。

此外,除了中方与沙方的协议谈判,云南石化在规划之初也受到当地民众巨大的关注。时至今日,当初项目引发的讨论仍可以在网络上见到。

“当时我作为云南发改委的副主任,这些事情我是非常清楚的。”于明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可以明确表示中石油在云南不会有更下游的化工项目,我们不做这个。”

“同时,我们使用的也是最先进的炼化技术,炼油属于最基础的工业,并不是重化工的项目。”他表示。在民众诸多关切的情况下,云南石化目前也成为透明度非常高的一家炼化企业。

“我们乐于接受民众和社会的监督,也邀请了许多NGO组织、民众和媒体进厂参观。”于明祥表示。

加剧产能过剩?

围绕云南石化投产的另一大讨论,在于这一炼厂的建设是否会加剧西南地区整体炼化能力的过剩状况。

据公开资料,西南地区有位于四川的彭州石化,广西的广西石化和北海石化,以及云南的云南石化,总炼化能力达到3900万吨。而在云南石化投产前,云南省所有的成品油均依靠中石油和中石化从外省调配。

“目前云南省每年消费约1000万吨成品油,其中中石化方面有500万吨,中石油有450万吨,剩余的由民间成品油销售公司进行销售。”赵剑春表示,“在云南石化建成后,云南全部的成品油都可以实现自给自足。”

不过,上述参与西南地区炼厂规划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三家千万吨级大型的炼厂密集布局,在当下看确实“有点多”。“考虑到未来云、桂、川三省份的成品油消费增量,以及三个省份对外辐射的能力,实际上这些炼油能力并非过剩。”他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是没有炼油厂的省份,成品油在这一省份还是相对稀缺的。”他说,“考虑到云桂川三省向内陆及海外辐射能力,以及成品油管网的调配能力,该地区的三家炼厂不会对东部沿海地区的成品油市场形成冲击。”

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目前中石油和中石化正在进行磋商,确保广西和广东两省区间成品油流向的优化,同时在贵州地区增加成品油输送网络,完善西南地区整体的成品油调配布局。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