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石油网

石油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石油网 » 石油企业 » 中海油 » 正文

践悟钻技炼芳华

国际石油网  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作者:谢梅波  日期:2018-11-08
   “海洋石油工业发展,是国家工业化进程的缩影”
 
  很庆幸,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钻井海油
  改革开放的独特际遇,给我的人生带来两大改变:一是高中毕业后我如愿考上大学,二是与中国海油结缘。
 
  1982年从江汉石油学院毕业后,我加入刚刚挂牌成立的中国海油。对于这个将为中国改革开放闯路的新公司,国家和社会各方都寄予厚望。
 
  改革开放政策给海洋石油工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然而,在当时的能力和条件下,我们的海上油气开发仍处于落后位置。就钻完井一路来说,海上油气田钻完井技术、装备、器材和工具等严重依赖国外公司,甚至于最基础的密封圈、螺丝钉、油料等材料都要依靠进口。
 
  我入职后没几年,在渤海,中国海油相继发现绥中36-1、锦州9-3等一批新油田。考虑到采用传统的作业模式无法实现油气田有效开发,在当时的条件下,专家建议使用平台模块钻机钻井最为合理。
 
  所谓平台模块钻机,是指固定式钻机以模块或橇块安装在海上平台,一般适用于多口以上的丛式井作业。模块钻机设计和建造复杂,市场长期被国外公司垄断。当时进口一部模块钻机要2600万美元,仅设计费用就需要500万美元。委托国外设计、建造,费用高昂不说,建造周期还特别长,且不能依据我国油田实际情况进行设计。加上所有钻完井器材、工具都需要进口,绥中36-1等一批油田因达不到经济开发要求,被迫搁浅。
 
  这种情形必须改变,建立现代化海洋石油工业迫在眉睫。也是从那时起,我们踏上了推进模块钻机、油套管射孔器材防砂工具、井口采油树、电潜泵等钻完井工具和装备的国产化之路。
 
  2007年8月,西江23-1模块钻机项目从基本设计到加工设计,均由团队自主完成。2008年,在渤中28-2南和锦州25-1南模块钻机的设计建造中,中国海油选用了国产的顶驱、泥浆泵等设备,让模块钻机实现了完全意义上的国产化。2005年,射孔器材全面实现国产化。2010年,防砂器材全面实现国产化,打破了国外对技术设备的垄断。
 
  从内心讲,海洋石油工业国产化的坚定推进,得益于国内各行各业的大发展。随着钢铁、通信、交通等行业的迅速发展,国内工业加工制造能力飞快提升,这都为我们的国产化之路提供了强大支撑。
 
  加快设备工具国产化,关键一环还在于操作人员的本地化。以防砂器材的使用为例,之前主要是雇佣外方人员,佣金高达800美元/日,增加了作业成本。为此,公司加快培养技术型操作人员,经过短短两个多月的学习和实践,20多人掌握了防砂作业的基本操作技能。1999年,绥中36-1油田防砂作业中,操作人员全部为中方员工,这是我们首次实现操作人员本地化,也为随后的防砂工具和器材国产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随着全球化和工业化的发展,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给能源企业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海洋石油工业装备及标准“走出去”,成为中国海油提升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的重要一步。2017年,我们编制的ISO18647《海上固定平台模块钻机规范》成功出版发布,这是国内石油上游行业牵头制定的第一部国际标准,对提高中国石油工业水平具有重大的意义。
 
  “艰苦奋斗,是流淌在海油人血脉里的基因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钻完井技术和装备、器材工具国产化每进一步,都离不开海油人艰苦奋斗的文化基因。
 
  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优快精神。作为渤海优快钻完井的直接参与者,我接下来的工作生活均从中受益匪浅。
 
  经过10多年的不懈努力,我们在钻完井效率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而这时,美国优尼科公司在泰国湾创下的钻井速度给了我们重重一击。他们钻一口3000多米深的井只需要三五天,而类似的井我们当时需要50多天才能完成。这让我们意识到,与国外相比我们仍存在巨大差距。
 
  日新者日进也。打破传统钻井模式,树立新钻井观念,我们把目光聚焦到了歧口18-1油田的3口丛式井,一场优快钻井的战役在渤海就此拉开序幕。
 
  经过不断探索,我们在钻井的管理、技术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创新。最终,歧口18-1油田3口井的平均建井周期由原来的57天缩短到不到19天,钻井速度提高了3.3倍。接下来,我们认真总结经验和教训,并在多个油田进行试验,逐渐形成了优快的十大关键技术。此后,从钻井到完井,从渤海到四海,优快钻完井到处开花。
 
  优快钻完井技术的不断创新和推广,以及钻完井装备、器材、工具的国产化极大提高了钻完井效率,节省了大量成本,公司许多边际油气田得以开发生产,为保障国家能源供应作出了重要贡献。
 
  工作30多年来,我最深的认识就是,我们每一次进步都离不开海油人的奋斗。2014年,对锦州25-1南油田基本设计审查,我们发现双层隔水管方案有很大的优化空间。经过系统地创新研究,我们将钻完井和工程建设技术有效结合起来,充分利用套管的下入技术,有效解决了隔水管抗冰难题。该技术与已广泛应用的隔水导管下入深度优化和控制技术一起荣获2014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目前,此标准已被纳入ISO国际标准组织编制计划。
 
  不止步,再前行。南海的高温高压气田是中国海油重要的储量接替区,要实现公司增储上产,就必须在这一领域有新的突破,这也是始终压在钻完井人身上的一个重担。
 
  多年来,我们致力于对高温高压钻完井技术进行系统攻关,通过持续加强对地层压力预测、监测技术,高温高压钻完井专项技术的科研攻关,逐渐掌握了高温高压钻完井关键技术。目前,这一系列技术在南海支撑发现了5个高温高压气田,并建成国内首个海上高温高压气田。
 
  今年1月,中国海油多家单位完成的“南海高温高压钻完井关键技术及工业化应用”获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高温高压技术虽然一部分已超过国外,但仍有一定的差距,如对超高温高压含硫等腐蚀性气田的认识不足,高温高压固井水泥浆体系有待进一步发展等,这都将是我们继续奋斗的方向和目标。
 
  “所谓追求,就是用实际行动做好每件事儿
 
  心往一块想,劲儿往一块使,这样才能干成事儿。从优快钻完井技术到大范围实现钻完井装备、工具、器材国产化,再到实现高温高压钻完井突破,无一不是如此。
 
  在海洋石油工业不断壮大的过程中,离不开一代代海油人的坚守,在他们身上有一种追求的意愿,即希望通过实际行动把事情做好的意愿。
 
  精心协调,挖掘油气储量潜力,将储量变产量,是我们工作的终极目标。其中,2002年“渤海三旅”项目虽时隔多年,仍让我记忆犹新。“渤海三旅”项目,主要是指旅大10-1、旅大4-2和旅大5-2油田的开发项目。
 
  当时我作为项目协调组长,主要工作就是协调各方编制各种开发方案并进行优化,最终确定最佳方案。每天听建议、判断风险、反复思考……经过各方的努力,项目顺利开发,油田从发现到生产花了不到3年时间,成为海上油气田快速开发生产的典范。
 
  水有源,故其流不穷;木有根,故其生不穷。从优快钻完井到持续稳产3000万吨,再到建设中国特色国际一流能源公司,这是海油人干事创业的极致追求。这些追求植根于我们能源报国的情怀:为祖国加油,为民族争气。全力保障油气增储上产、履行能源报国使命,这种文化基因在发展中不断传承和发扬。
 
  作为一名与海洋石油工业共同成长的央企职工,我希望通过自己实实在在做事,为国家工业大发展、海洋石油工业国产化贡献自己的力量。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石油人物

李强:“技术强”有股“杠劲儿”

李强:“技术强”有股“杠劲儿” 图为李强正在检查转化炉炉管。身高一米八的李强不符合典型东北人形象,外表高大粗...[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