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石油网

石油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石油网 » 原油 » 原油动态 » 正文

俄罗斯原油产业全球影响力不断扩大

国际石油网  来源:期货日报  日期:2019-01-11
    A.储量及产量
 
    俄罗斯大部分原油资源分布于乌拉尔山脉与中西伯利亚高地之间,以及向西南延伸至里海的区域。根据2017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数据,目前俄罗斯原油储量约为1100亿桶,全球排名第六。随着前期勘探的油田不断被开发生产,俄罗斯的原油储量整体呈现下降的趋势,2007年以及2016年由于新的原油资源被发现,储量出现显著增加;2016年储量同比增加6.96%,按照同期的产量计算,俄罗斯原油的储产比为27.4。
 
    俄罗斯是世界上原油产量最大的国家之一,自2009年开始持稳于1000万桶/日以上,并呈现平稳增长的趋势。
 
    根据区域划分,俄罗斯原油产量最丰富的地区位于西西伯利亚。根据最新的数据,2016年俄罗斯原油产量达1087万桶/日,其中629万桶产自西西伯利亚,占比接近58%。其次是乌拉尔-伏尔加地区,产量达250万桶/日,占比约23%。2018年俄罗斯石油产量创下1116万桶/日的历史最高纪录。
 
    西西伯利亚是个开发时间相对较晚的地区,但随着开发活动增多,该地区的原油产量迅速增加,超过了此前产量最大的乌拉尔-伏尔加地区。Khanty-Mansiysk自治州位于西西伯利亚的南部,是该地区乃至全国产量最大的产区,产量占地区总产量约77%,占全国总产量约45%。Samotler油田是该自治州的最大油田,也是俄罗斯的最大油田。该油田自1969年开始生产,但产量自2006年触及63.5万桶/日的高位后开始逐渐衰减。生产技术的提高使该油田的衰减率保持在3%左右,远低于15%的自然衰减率。
 
    Yamal-Nenets自治州位于西西伯利亚的北冰洋沿岸,呈U型分布。该自治区早期以天然气生产为主,原油开发的历史相对较短,产量占西西伯利亚总产量约15%。未来其面临的问题是出产原油向外输送的瓶颈,因此管道等基础建设亟待完善。
 
    直至20世纪70年代末期,乌拉尔-伏尔加仍然是俄罗斯产油量最大的地区。但随着西西伯利亚原油产量的崛起,该地区目前退居俄罗斯第二。著名的UralsBlend油种,便是根据此地命名。1948年发现的Romashkinskoye是乌拉尔-伏尔加的一个大型油田,日均产量约30万桶。以此油田为代表的乌拉尔-伏尔加地区,整体特征为油田的普遍老年化。但最近由于钻井、完井技术的革新,油田的产出效率有了一定的提升,因此原油产量未出现显著下降。
 
    随着地处偏西部的乌拉尔-伏尔加地区以及西西伯利亚地区的油田不断老化,以及开发程度的不断升高,原油资源勘探与开发的中心逐渐东移,东西伯利亚或成为未来俄罗斯原油增量的主要来源。位于地区的西北部、北冰洋沿岸的Vankorskoye油田,在近年俄罗斯原油增量中具有显著占比,日均产量约44万桶,是该国近25年来发现的最大油田。此外,东西伯利亚-太平洋沿岸管道(ESPO)的落成也扩大了此地的油气发展空间。
 
    再向东推进,Sakhalin岛位于俄罗斯东部离岸,日均产量约34万桶,并且,与俄罗斯其他产区不同,外资油气公司在此地的参与程度较高。大部分Sakhalin的油田都通过权益分成协议(PSA)进行投资,主要有Sakhalin-1及Sakhalin-2两个大型项目。其中,Sakhalin-1主要包含了Chayvo、Odoptu、Arkutun-Dagi等3个油气田,由占30%权益的艾克森美孚负责运营,其他权益方还包括俄罗斯的Rosneft、印度国有石油公司ONGC以及日本财团。Sahhalin-2主要包含了Piltun-Astokhskoye油田、Lunskoye天然气田以及两条负责在岛内进行北向南输送的天然气和石油管道;该项目Gazprom权益占比50%加一股,壳牌权益占比27.5%,三井集团占比12.5%,三菱集团占比10%。
 
    北高加索地区位于俄罗斯西南边,地形相对复杂。该地区东邻哈萨克斯坦以及里海,西邻乌克兰、克里米亚以及黑海,南邻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以及土耳其,是被水陆三面环抱的地区。除了在岸的油田以外,位于里海的离岸油田也有较丰富的石油资源。俄罗斯石油公司Lukoil在里海的离岸油田开发上非常活跃,2010年YuriiKorchagin油田投入生产,日均产量约3万桶,2016年Filanovsky油田投入生产,日均产量约12万桶。北高加索地区独特的地理位置导致这里出产的原油以出口为主,因此税收政策对此地区的产量影响较大。
 
    B.出口
 
    俄罗斯原油出口自2000年以来出现了两个阶段的演变:2000年至2007年,出口量高速增长,年增速几度高达15%;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出口量大幅下滑,直至2010年之后才转为正向增长。近年来随着基础设施完善,俄罗斯原油出口保持平稳增长。2017年俄罗斯向中国原油出口逐渐增多,甚至超越沙特阿拉伯,成为目前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
 
    按地区划分,欧洲以及中国是俄罗斯原油的最大买家。根据BP数据,2016年俄罗斯日均出口863.4万桶原油,其中向欧洲出口近560万桶/日,占比近65%,其中德国、荷兰、波兰等国家占比显著。中国是俄罗斯原油出口的第二大目的地,2016年俄罗斯向中国日均出口原油约165万桶,占比其出口总量近20%。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向中国的出口量已高于除欧洲以外所有地区和国家的出口总量。随着连接大庆的ESPO管道投入使用,未来俄罗斯对中国原油出口量有望继续提升。
 
    俄罗斯出产的原油主要有三个不同的油种,分别是乌拉尔原油(UralsBlend)、Sokol原油以及ESPO原油。
 
    乌拉尔原油是俄罗斯的主要出口油种,大部分供应至欧洲,由出产自乌拉尔-伏尔加地区的重质高硫原油和出产自西西伯利亚的轻质低硫油混合而成。多重勾兑意味着乌拉尔原油的规格参数变化幅度较大,但总体来说属于中质含硫原油,API度约为31,含硫量约为1.4%。因此,乌拉尔原油的市场价格会比英国北海的布伦特更低。西西伯利亚的甜轻油由于质量相对较好,价值也相应更高。但西西伯利亚地处俄罗斯内陆中心地区,因此存在输送瓶颈,导致该油种直接向外出口的门槛升高,部分会在勾兑后以乌拉尔原油的方式出口。
 
    ESPO原油主要产自西伯利亚地区,通过该地区油田出产的原油勾兑而成,属于偏轻质低硫原油,因此相对乌拉尔原油而言品质更高。ESPO原油主要通过该同名管道出口到中国,此外还通过位于俄罗斯东部太平洋沿岸的Kozmino港以海运的方式出口到其他亚太国家。
 
    Sokol原油是三个主要油种之中品质最高的原油,产自Sakhalin岛,API度约为36,含硫量约为0.3%,属于轻质低硫原油。同样产自该岛的还有Sakhalin原油(SakhalinBlend),品质相对Sokol更高,API度约为45.5,含硫量约为0.16%,主要通过Sakhalin岛南部的Prigorodnoye港以海运的形式出口。
 
    除以上三个主要油种以外,还有产自北冰洋沿岸的Arco原油以及Novy原油,这两种原油产量相对较小,且品质差异较大。Arco原油属于中质高硫原油,API度约为24,含硫量约为2.3%。Novy原油属于中质低硫原油,API度约为32,含硫量约为0.1%。
 
    C.炼油产业
 
    俄罗斯原油消费量在过去近30年间经历了两个阶段的演变。1985年至1990年,虽然消费需求保持低增长,但原油每日消费高达500万桶。1991年后,原油消费量呈现断崖式下降,1998年开始了一段平缓上升的周期,到2016年俄罗斯的原油日均消费量约320万桶。
 
    与俄罗斯庞大的原油生产规模相比,其内需体量非常小。俄罗斯原油消费量占其产量不到三分之一,供应过剩意味着俄罗斯在原油资源方面是个输出型国家。根据BP数据,2016年俄罗斯原油过剩供应量达802.4万桶/日,需求不足导致额外的供应需要通过出口进行外部消化。
 
    在进口方面,由于国内供应已充足有余,总体上俄罗斯基本不需要从境外进口原油。2016年全年俄罗斯共进口原油80万吨,几乎全部来源于独联体成员国,其余国家进口量微乎其微。而该部分的进口量或是由于基建匮乏,运输存在瓶颈所导致。
 
    目前俄罗斯共有37座炼厂,日均炼化产能约为510万桶,大部分炼油产能集中在俄罗斯西部,以Yamal半岛为始点,向南至哈萨克斯坦为界,以西便是俄罗斯炼油产能集中带。其中,里海以北的在岸区域炼油产能最为集中。此外,中南部接壤蒙古的地区以及东南部接壤中国的地区也有部分炼油设施。
 
    Rosneft是俄罗斯炼油产能最大的油气企业,在境内拥有10家炼厂,炼油产能占全国约35%。根据Rosneft年报,2016年全年可用炼油产能为1.18亿吨(86亿桶),实用产能为1.01亿吨(7.4亿桶),日均炼油产出203万桶,产能利用率约86%。Lukoil炼油产能排名第二,根据其公司年报,2016年炼油产出6230万吨,占比15%。
 
    俄罗斯的炼油产能已基本上能够满足国内的消费需求,因此成品油的进口量较小。根据BP数据,2016年俄罗斯石油产品日均进口3.5万桶,石油产品日均出口量315万桶,相比之下进口量占出口量近百分之一。
 
    综合来看,俄罗斯在原油产业方面呈现资源多、消费少,双阶梯、输出型的特征。因此,在国内经济无重大转折、内需相对平稳的情况下,俄罗斯的原油供应成为油市基本面的关键影响因素。
 
    D.基础设施建设
 
    俄罗斯境内的原油输送管道在设计特征上呈现东西双向的格局,分别针对欧洲和亚太地区两个最大的需求市场。
 
    依照运力设计,Druzhba是俄罗斯最大的原油输送管道,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原油输送管道之一,最大每天可输送200万桶原油,是主要原油产区向欧洲输送的主动脉。
 
    Druzhba管道起点位于Almetyevsk,地处第二大原油产区乌拉尔-伏尔加;通过细分管道的连接,可将更远的西西伯利亚出产的原油向西输送,由于以上两个地区产量巨大,Druzhba管道的运载压力较大。
 
    BPS-1以及BPS-2是Druzhba的两条分支,分别输送到Primorsk以及Ust-Luga两个出口港,是海运出口的重要咽喉。
 
    CPC是连接里海与黑海的原油输送管道,起点位于哈萨克斯坦的里海沿岸,终点位于俄罗斯境内、黑海沿岸的Novorossiysk,设计的最大运力为130万桶/日。
 
    B-K是在里海周边地区一条运力相对较小的管道,起点位于阿塞拜疆的里海沿岸城市Baku,向西北输送至俄罗斯黑海沿岸的Novorossiysk,最大运力为10万桶/日。Baku是里海地区重要的原油枢纽,起始地位于该城市的还有3条原油输送管道,其中一条是最大运力为120万桶/日的B-T-C管道,终点位于土耳其的Ceyhan港。
 
    ESPO是位于俄罗斯东部的重要管线,主管道连接Taishet和Skovorodino,随后形成两条分支ESPO-2以及ESPO中国段,分别连接Kozmino港以及黑龙江省的大庆,运力分别为60万桶/日、40万桶/日。Kozmino是俄罗斯东部、太平洋沿岸的重要港口,是俄罗斯第四大原油出口港,也是向亚太地区输送原油的重要渠道。
 
    通过对以上管道的运力数据进行推算,俄罗斯主要原油管道的对外输送能力约为710万桶/日,加上部分细分管道的运力以及海运的运力,基本上能满足俄罗斯对外出口的需求。此外,ESPO-1、ESPO-2都有对应的扩容工程,至2020年将释放额外的80万桶/日的运力,以应对需求渐涨的亚太市场。
 
    俄罗斯的四大原油出口港覆盖了84%的海运出口量。其中,Primorsk港及Ust-Luga港位于俄罗斯西北角,临近圣彼得堡,是芬兰湾港口群中最大的两个原油出口港。位于芬兰湾北岸的Primorsk港和南岸的Ust-Luga港分别连接BPS-1及BPS-2管道。
 
    Novorossiysk港是俄罗斯最大的原油出口港,位于俄罗斯西南角的黑海沿岸。相对便利的地理位置导致该港口主要负责产自里海周边地区的原油出口,以及中亚地区的原油出口。
 
    Kozmino港位于远东地区,太平洋沿岸,是ESPO-2管道的终点。该港口于2009年开始运作,初始出口量约30万桶/日,2016年出口量增长近100%至60万桶/日。该港口是向韩国、日本出口原油的海上枢纽。
 
    此外,由于东部离岸的Sakhalin岛是俄罗斯较重要的原油产区,位于该岛最南端的Prigorodnoye港每日出口约11万桶原油。
 
    E.总结
 
    俄罗斯原油资源储量庞大,按照该国目前的生产进度,已探明的资源还可以维持近30年的供应。同时,在原油以及成品油方面供大需小的结构导致俄罗斯呈现双阶梯输出型的原油产业特征。在其内需不出现重大变动的前提下,供应端的变化对全球原油市场格局影响深远。俄罗斯出产的油种以中质原油为主,轻质为次,欧洲及中国是俄罗斯最大的两个出口市场。
 
    随着美俄关系不断摩擦升温,美国财政部已出台新的措施制裁俄罗斯的原油产业,从而对俄罗斯的产业及出口造成一定的影响。因此,未来需要持续关注两国关系的发展。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