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石油网 » 原油 » 原油动态 » 正文

CME推出美国原油出口货物现货拍卖平台

日期:2019-07-04    来源:期货日报

国际石油网

2019
07/04
14:52

关键词: 美国原油 原油出口 原油现货

    近年来,随着市场需求的改变,期货交易所逐渐向现货市场发展,尽可能地让期货市场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好的服务。原油,作为当今社会重要的生产、生活原料,其期货交易所不断在期转现方面进行创新,以期更好地服务实体企业。今年年初,为将可能互不相识的买方与卖方撮合到一起,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联合美国能源公司EnterpriseProductsPartnersLP(EPP)推出了原油电子拍卖平台,并在今年3月和5月成功进行了两次原油拍卖。这一模式的推出给原油市场特别是美国原油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我国又该如何进一步推动现货和期货市场的融合呢?带着这些问题,期货日报记者采访了一些境内外的行业人士,希望他们能为我国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提供更多思路。

    A竞争下的选择电子拍卖将改变美国出口原油销售模式

    CME研究和产品开发部董事总经理OwainJohnson告诉记者,CME之所以推出拍卖平台,主要是为了将可能互不相识的买方与卖方撮合到一起。

    据了解,随着美国的页岩油革命,美国逐步从原油进口大国转变为原油出口大国。实际上,2012年以来,美国原油产量就急剧上升,与此同时其出口量也在不断增长。到了2018年,美国甚至接连超过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两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生产国,其原油的出口量甚至达到200万桶/天的水平,相较于2017年,美国的原油出口量更是上涨了75%。

    而美国的原油,据了解,直到最近才得以出口至欧洲和亚洲,“这也就意味着美国的产油商和这些地区的国际买家还没有时间建立在世界其他地区常见的长期关系”。OwainJohnson说,而拍卖平台允许买卖双方在公平、平等的基础上接触、通商,双方均无需提前与对方建立关系。这可以说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出口原油甚至现货的销售模式。

    考虑到拍卖本身也具有一定价格发现的能力,中大期货副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景川认为,CME原油的电子拍卖在传统报价基础上还丰富了价格发现的途径。加之,线上报名、线上拍卖的方式不仅降低了买方参与的门槛,更有助于吸引更多美国国内以及国际上的原油采购商和贸易商参加拍卖,且线上匿名竞价、成交价格公示的方式还可减少甚至省去货物居间人费用及时间成本,并获得更为公开透明的定价,让买卖双方都可正面获益。

    实际上,近年来,在国际政治经济环境越发复杂的情况下,原油价格的波动也越发剧烈,美国原油市场的参与者因此也就需要更多相关工具及相应的能力来对其石油类资产进行套期保值,以避免因价格波动而出现损失。

    为此,CME近期在休斯顿推出了实物交割的西德克萨斯州中质原油(WTI)的期货和期权,并在今年和其企业产品合作伙伴EPP合作创建美国出口原油的电子拍卖平台并进行原油电子拍卖时,将其实物交割的NYMEXWTI休斯顿期货合约作为了电子拍卖的竞拍定价。CME全球能源主管PeterKeavey认为:“我们的原油拍卖实际上是NYMEXWTI休斯顿原油期货合约实物交割发展的自然结果,它在为全球原油买家和交易所提供一种买卖美国实物货品的全新方式的同时,也提升了美国原油出口价格的透明度。”

    “而这在增加CME的商业竞争力的同时,更将提升美国在原油出口市场上的竞争力。”景川说。

    毕竟,近年来,随着国际金融行业的快速发展,国际交易所之间的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尤其是对原油这种日常生活及战略上都不可缺少的“商品之王”来说,更是各大交易所的“必争之地”。

    以目前正在崛起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中心之一的休斯顿为例,2018年CME和洲际交易所(ICE)就相继宣布将在休斯顿推出实物交割的原油期货。

    据了解,近年来二叠纪盆地的生产爆发,以及几年前美国国会取消原油出口禁令,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美国的原油生产情况,削弱了库欣作为石油中心的重要性。而休斯顿作为现在“美国原油的中心交付点”,不仅靠近德克萨斯州的上游生产,离墨西哥湾沿岸的炼油和储存设施也不远,加之近两年该地区还建立了大量原油出口的沿海设施,逐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中心之一。

    CME和ICE正是发现了该地区在原油市场不断上升的重要性,才会相继宣布在该地区推出实物交割原油期货。

    考虑到整个石化能源在未来一段时间将随着部分国家加大新能源的使用而开始进入结构性的减少,因此美国、加拿大等国对页岩油的开采和销售,在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看来,实际上是在世界能源革命的背景下,市场不得不做出的决定,本质上还是一场非常急迫的抛售。

    “而透明、公开的原油拍卖能够提供更开放的价格发现,显然有利于整体石油市场。毕竟在没有拍卖的市场中,大额现货交易一般会对未来价格造成重大影响。现货市场参与者一般能捕捉到这一点,但金融市场参与者就未必能察觉到交易,因此会在期货市场中处于不利位置。通过向市场各方提供对等信息,CME拍卖能够减少部分信息不对称的情况。”OwainJohnson说。

    因此,华泰期货研究院原油与商品策略组组长潘翔认为,“CME原油电子拍卖平台的推出,不仅符合美国原油市场发展转变的趋势,更可为采购美国原油的贸易商提供一个透明公正的采购途径”。

    总的来说,王红英认为,CME原油电子拍卖平台推出的背后,本质上是能源和商业方面的竞争。

    “而这一方式不仅可以让众多现货商及交易者以更有成本效益的方式接入现货市场、快速简便地参与竞拍、获得更具透明度的定价,让撮合过程在可控的环境下进行,更可将实物及金融市场串联起来,令实体货物的交易及风险对冲更方便。”中国新永安期货有限公司营运总监邱达祥说。

    B模式并非原创灵感来自迪拜商品交易所

    实际上,通过拍卖来销售大宗商品的模式此前早已存在。比如部分位处东南亚、非洲等地的交易所会提供农产品现货方面的电子拍卖,伦敦金银市场协会也会提供黄金和白银的电子拍卖。

    而这一模式,一般来说,是已成功登记的现货卖家及买家在规定时段内,在电子系统上根据自身需求录入订单,然后在指定时段结束时统一处理,或在时段内连续竞拍,最终达成撮合,然后交易所有限度协助以确保双方进行货物交收及付款。邱达祥表示:“通过这一机制,买卖双方可以减少甚至省去货物居间人的费用及时间成本,并获得更为公开透明的定价,让实物持有者以及现货用家正面获益。”

    此外,景川认为,电子拍卖还改变了此前市场的定价格局。以LBMA黄金为例,其优势在于电子拍卖允许更多银行参与,更公开、透明的价格更有说服力,更能反映市场状况,也正是因为如此,随后伦敦黄金定盘价逐步被竞拍产生的LBMA黄金价格取代,成为伦敦交割的不记名登记黄金的全球基准价格。

    CME电子拍卖平台的灵感,据OwainJohnson介绍,主要来自于迪拜商业交易所(DME)成功的原油拍卖。

    东海期货能化分析师李婉莹介绍,DME成立于2007年,其主导产品交易的阿曼原油(OQD)期货合同,为酸性原油建立了第一个原油现货交易的期货标杆产品。而阿曼原油期货结算价格(MarkerPrice)也是阿曼苏丹国原油出口的官方价格(OSP)。实际上,除此之外,多年以来DME还一直代表伊拉克、阿曼政府以及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拍卖原油,并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原油市场价格的透明度进一步提升。

    DME成功的拍卖经历鼓励到了CME。“作为持有DME50%股份的重要股东方,CME有信心将这样的成功案例复制到美国。”OwainJohnson说。实际上,在经过了一定的调整后,CME于今年成功地推出了电子拍卖平台,并在上半年举行了两次成功的原油拍卖。

    据了解,CME和EEP联手举行的第一次原油电子拍卖发生在2019年的3月,拍卖的是美国大型油气管道运营和出口公司EEP旗下ECHO码头交付和出口的原油,共有17家全球能源企业参与了拍卖,拍卖价格比NYMEXWTI休斯顿原油期货合约的平均价格每桶溢价0.46美元。而第二次原油拍卖则发生在今年5月。

    总的来说,OwainJohnson认为,像拍卖平台般的新发展通常会随着时间以及参与者增加而逐渐壮大。虽然潜在的参与者有时会等上一两次拍卖,以观察平台是否有用,“但考虑到CME现在已举行了两次非常成功的拍卖,且国际上对CME拍卖平台的参与度已经非常高,吸引到了许多来自亚洲和欧洲的炼油企业、石油巨头和国际贸易公司的参与。因此,我们相信,随着平台不断提高自身的正面声誉,未来的参与度还会进一步提升。”

    其实,原油拍卖正如之前所说,可将实物及金融市场更好地串联起来,算是期现融合的一种方式。而期现融合,在邱达祥看来,一般体现在企业为其保值或套利目的而事前设计的、已作整体考量的交易方案,交易所居中肩负的角色是提供更方便的交易方式或配套服务。

    “比如传统的期转现操作,在欧美交易所已从支持大宗商品发展到支持金融产品(转为相关头寸,EFRP)。例如,股票持有者可以把头寸交换为股指期货多头。此外亦有‘转为现金’等变种。另外,部分交易所会为一种标的物同时推出场内期货合约及场外撮合合约,并支持两者互相充抵,以满足现货贸易企业一直以来的交易习惯及个别参与者的合规需要等。”景川补充道,由于多数欧美交易所的交易合约向现货合约过度比较平滑,合约之间通过升贴水进行调节,而每天都有到期合约以及期转现合约,因此其期现间并不存在国内交易中的交割基差问题,而现货仓单市场的对接也令期货到现货以及不同品位之间的调节较为顺畅,因此期现的融合也较为平稳。

    实际上,在王红英看来,近年来,欧美期货与国内期货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欧美市场不再仅仅将期货市场视为价格发现和规避风险的主要场所,而是越来越朝向服务实体经济方向进行偏现货化的发展。

    以WTI原油交易为例,交易所在交割上做出了很多服务于现货企业的创新。比如说在融资情况下,企业无法即时交割,但买卖双方通过协商的方式进行调整。实际上只要双方能协商出合适的延迟交割补偿等,这一交易就可以转入正常的现货协商贸易模式,而非像境内一般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交割,否则就算违约。另外,境外交易所还提供一定期货、期权和现货间的互换,“可以说近年来欧美交易所的期货交易概念正在逐渐淡化”。

    C因地制宜中国期市现货化或应从交割标的调整开始

    至于中国的商品交易是否也应采取拍卖的模式,OwainJohnson表示,拍卖属于交易所的一种补充性工具,虽然对于DME和CME而言效果很好,但它并非期货市场管理的传统部分,因此对其他交易所而言,可能不一定合适。

    但景川认为,境内的交易所还是可以考虑借鉴运用互联网技术来建立市场定价体系,吸引尽可能多的市场参与者共同定价。据了解,目前亚太地区的大部分原油贸易商均以普氏公司的MOPS基准价格进行报价,而这一价格的形成则是来自每个交易日普氏公开市场时间中十几个准入的市场参与者的报价。

    而随着中国的商品市场日渐成熟,体量逐步壮大,景川认为,“我国也可以形成自己的定价体系,以窗口报价、线上拍卖等方式吸引境内外的市场参与者共同形成市场公允价格,来扭转目前多种商品锚定国外基准价的情形”。

    另外,邱达祥补充道,鉴于中国市场原本就具备高度电子化的优势,在此基础上,若尝试推出同时支持期现操作的平台,也可便利实体经济企业在期现市场的交易、转换、合并管理。同时,他认为,相关部门还可以探讨跨交易所品种的价差及组合保证金优惠等,比如原油期货与化工品期货之间,或者其他历史相关性高的品种之间,这样能让企业选择或设计出更切合自身需要的期现利用方案。

    然而,在王红英看来,境内期货市场要想更好地和现货市场接轨,最好从交割标的调整开始。“特别是农产品,因相关部门希望通过期货交割的高品级来引导境内种植结构的调整,或者说是一些品种的升级,目前境内农产品品种的交割品普遍存在质量偏高的问题。这也就意味着交割品在现货市场上并非主流货品,进而导致期转现不够流畅。”

    “虽然这样的想法本身是好的,但还是有些脱离现实,毕竟所有的金融服务必须围绕着目前现货市场的现状来进行服务,而不应该是利用金融产品来引导现货市场的改变。”王红英说,因此想要利用期货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就需要以现货市场的主流品种为中心来设计相关的金融产品,毕竟期货市场的一个最基本的功能就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实际上,欧美交易所近年来就是因为这一思路,逐步向现货市场发展”。

    对于境内市场,王红英建议,或可将交易品种分成多个系列,而对于那些不好定价的产品就可通过现货拍卖的模式进行交易。另外,王红英认为,拍卖交易、合约互换以及第三方融资机构的参与等模式将在未来逐步出现于境内期货市场,以提升期货市场的现货服务能力。
返回 国际石油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扫码关注
国际能源网
扫码关注
光伏头条
扫码关注
储能头条
扫码关注
风电头条

客服电话400-8256-198
新闻举报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新能源汽车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