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石油网 » 石油行业要闻 » 石油媒体聚焦 » 正文

石油贸易新玩法

日期:2020-06-04    来源:《环球》杂志  作者:陈卫东

国际石油网

2020
06/04
11:01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石油输出国组织 石油贸易 石油产量

国际能源署(IEA)和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制衡治理的模式已然过时,在全球疫情的“极限测试”下必须尽快建立新的能源全球治理观念和治理机制。

近期,石油工业龙头老大埃克森美孚公司公布第一季度净亏损6.1亿美元,而上一次报告出现亏损还是32年前的1988年。

记得1985年在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举办的一次在职培训中,老师们曾骄傲地向学员们讲解了为什么其股票被称为“寡妇股票”的故事。

在得克萨斯州,许多富豪去世前,为了保障遗孀和后人往后的生活,都会买下大量埃克森美孚的股票作为遗产留给他们。这是由于埃克森美孚一直经营稳健,股票分红高且长期稳定上涨,所以那时候持有埃克森美孚股票成为了一种财富稳固的象征。而今天市场分析师们对埃克森美孚的评价已经没有什么尊敬了,甚至有报道戏称其为“孤星州的石油公牛”。

从“寡妇股票”到“孤星州的石油公牛”,埃克森美孚的遭遇映射出全球石油行业的发展轨迹。曾经被称为“黑金”的石油已经长期陷入供过于求的状态,新能源发展势不可当,国际能源署(IEA)和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制衡治理的模式已然过时,在全球疫情的“极限测试”下必须尽快建立新的能源全球治理观念和治理机制。

失灵的协调机制

石油是一种由供应端主导价格的大宗商品,长期以来欧佩克拥有全球近70%的石油储量、30%左右的石油产量,对国际油价握有相当大的话语权。然而,近年来美国页岩油气革命的成功极大冲击了全球原有贸易格局,削弱了欧佩克的产量协调机制的效力。

21世纪初成功的“非常规油气革命”让美国石油天然气产量重回世界第一的位置,实现了其近半个世纪前的“美国能源独立”梦想。2019年美国原油日均产量高达1300万桶,超过沙特和俄罗斯成为世界石油第一大生产国。

面对搅局者的出现,2014年年底,沙特、俄罗斯就曾试图以自身产能和成本的优势,放开生产,以自由竞争的方式压制住美国日渐蓬勃的、生产成本很高的致密油的发展。随着供给迅速增加,石油价格直线下降,并一度击破20美元/桶的心理价位,美国石油产量也迅速减少近60万桶/日。

同时,全球石油公司上游资本投资在2015~2016年间大幅减少近50%。以雪佛龙公司为例,2012~2013年度上游投资预算为400亿美元,2016年仅为160亿美元,直到2018年也仅恢复到185亿美元,不到高峰期的一半。大的跨国石油公司也有大致相同的经历。借着美国石油生产减少的机会,至2018年年底,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产能再回1100万桶/日左右的峰值,俄罗斯石油产能更是获得了持续增加的机会,攀上了1100万桶/日的苏联解体后的新高峰。

但随着水平井和水压裂技术获得突破,美国二叠纪盆地的石油产量大幅增加,美国致密油产量重回快速增长通道。通过2014~2015年石油价格战和2018~2019年“欧佩克+”减产联盟减产协议的较好维持而达成的供需库存平衡,被无情打破了。

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全球石油消费大幅调低,2月份预期全球减少1000万桶/日,3月份预期减少2000万桶/日,到了4月份更是预期减少3000万桶/日,专业机构的预测竟赶不上下跌更迅速的石油消费,这种现象极为罕见。2019年年底全球日均消费1亿桶,现在大幅减少了约30%,如此大幅度的消费减少,自二战以来是绝无仅有的。

正是在消费大幅减少、产量大幅提高和所有石油库存(含大型油轮充当临时储罐)都被灌满,三大基本面都出现了极端状况的情况下,全球原油市场最终失控,继而出现了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WTI)负价格的“诡异事件”。

是否需要那只“看得见的手”

市场的失控让博弈各方再次回到谈判桌前,美国充当协调人,号召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加上G20石油部长们共同努力,尽快达成1000万~2000万桶/日的减产协议,以维持全球的石油供需平衡。

特朗普发誓要保护“伟大的美国石油工业”,承诺美国也会减产,并愿意承担墨西哥40万桶/日减产配额里的30万桶/日的减产额度。

得克萨斯州铁路委员会是唯一有法定权利可以决定得州石油产量和配额的“百年老机构”。经过“马拉松式的听证”,5月5日,委员会3位委员以2∶1的票决否定了再次使用其法定的增/减产、产量配置的权利,尊重市场配置资源和产能原则。有委员公开表示,“需要配产的是垃圾,产量配置机制已经死亡。”

历史上,这个百年机构仅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和70年代初石油大危机时做出过干预市场的决定。为何在这个时刻又有人想起了得州铁路委员会这只“看得见的手”?

得州有近3000家小型石油公司,总产量每天不足100万桶,每家公司日产量也就几百桶,当WTI价格在25美元/桶,一口标准油井每天生产12桶油才能收支相抵。假如未来WTI价格能稳定在20美元/桶左右,但得州三分之二的油井产量达不到10桶/日,再加上小公司产的油容易被炼厂和管道公司拒收,不少小型石油生产商将难以维系,于是他们中有些人就会要求“回到从前”,希望铁路委员会出面干预。

然而,如果小型生产商获得减产豁免,就意味着高效油井在对高成本油井进行补贴。美国政府之所以特别关注小型产油公司的命运,是因为得州是传统的共和党的大票仓,其小型生产商的数量比它们的经济规模更重要。

最新一期美国商业周刊中文版刊登的文章《得州石油回不去的光辉时代》指出,“现今的石油市场正在向一个竞争更加激烈的市场过渡,这里既有生产商之间对市场份额(及地缘政治影响力)的争夺,也有来自替代能源的竞争压力。当年的调节机制不是为此而设立的,必须重建,否则就会坍塌瓦解。得州铁路委员会根本无法满足所有公司的要求,就像石油本身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一样。”

实际上,不只在美国,“欧佩克+”还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实现石油的定量配给,也即高效率原油生产国对于高价格低效率生产国的补贴,这种以牺牲效率为代价来维护的“石油资源是一种不可再生的战略资源”的理念和运行机制都已经过时。疫情过后,世界需要新的治理理念和新的治理体系。


返回 国际石油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