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石油网 » 石油人物 » 石油专家评论 » 正文

戴家权:今年全球石油需求总体料修复至疫情前水平的97%

日期:2021-04-08    来源:新浪财经

国际石油网

2021
04/08
10:58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石油市场 石油供应 石油需求 石油进口

4月7日,大商所、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下称“石化联合会”)共同主办的“2021中国化工产业(衍生品)大会”在杭州举办。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所所长戴家权发表主题演讲《原油价格波动及全球石化行业格局演变》。戴家权认为,今年全球的石油需求仍然处于这种修复的阶段,总体上会达到疫情前水平的97%,除了中国以外,继续低速增长以外,其他主要的石油消费国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所所长 戴家权

以下为现场速记: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上午好!还是非常感谢主办方的邀请,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做汇报和交流。

按照会议主办方的建议,今天让我报告一下原油市场的一些变化情况,以及全球石化行业格局近几年的变动的一些情况。前面徐主任和祝主任从宏观面以及中国国内的整个石油石化行业发展的状况进行了很深入的分析,我这个报告应当是聚焦于全球行业的发展的一个状况。

今天我的报告内容想分成三个部分,首先就是在这新冠疫情“黑天鹅”的冲击下,全球的整个原油产业链它的一个运行状况,第二点是对市场走势形势的展望,第三点是行业发展的一些趋势。当然了,我们中国去年作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中国石油的市场,包括石化产品的市场复苏也是在全球的主要经济当中表现亮眼。但是对我们全球的市场来讲,去年应当说是重挫,这种重挫也是创了历史上最差的表现。去年新冠疫情的冲击导致全球的石油市场供应链严重的过剩,平均水平达到300万/桶每天,现在属于市场再平衡阶段,主要指的我们库存什么时候能够降到一个正常的水平,也就是说尽管去年年中以来,OPEC+持续大规模减产,已经进入了去库存的这种趋势,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全球的石油的库存仍然是处在正常水平之上。因此如果说去年这种供需严重失衡对我们现在市场的一个影响,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仍然处于库存的去化阶段。

从需求来看,去年整体的全球降幅也创造了历史之最,全年平均下来将近900万桶/天,全球的石油消费是1亿桶,去年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4月份降幅达到2200万桶/天,这也是历史上所没有的。那我们再看供应,从供应来看去年下半年开始,产油国实施大规模减产,这应当是被动的,也可以说是产油国主动的调整,使得市场能够趋于平衡。我们看到如果全年平均下来降幅达到650万桶/天,如果我们回顾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期间那个时候,OPEC三轮减产才减产了420万桶,那本轮应当说全年平均下来这种规模也是创历史记录了。

我想这里面还有一个值得关注一点就是右下侧这个图,我们看到像挪威、巴西包括中国都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原油产量的增长,那这可以说是逆势增长,这是为什么呢?我想咱们各位观察我们石油这个行业,我们一直常说的是一个周期性行业,也就是这些国家和巴西很典型的深水产量,十几年长周期项目,不管市场如何变化必须要考核。那我们国内中石油也在参与这个项目,因此我们常说的石油行业是一个典型的周期性的一个行业,就是这种产量、油价、需求、供应的这种平衡呈现出很典型的这种周期性变化。

那么再看一下,对我们行业来讲可能影响更为直接的除了绝对价格水平的高低之外,那可能就是价差。那么首先对于我们国内炼厂来讲影响的,比如重油价差,我们知道过去十几年我们国内新上的一些炼厂很重要的设计就是加工中重原油这种设计。那我们可以看到去年布伦特全年下来出现了负值,应当说这是极不正常。那也反过来说我们中重原油的价格相对走强或者处于高位。这个主要的原因非常清晰,那就是在中东产油国减产主要减的就是中重石油,这点应当是对我们亚太区的炼厂是极为不利的。

我们再看市场,我们拿的货到手的成本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我用这个表示是去年5月份以来,沙特官方官价对地中海地区和对亚太地区出口的升贴水变动情况,图显示得非常清晰,对我们亚太地区亚洲的溢价是非常清晰的,非常清楚。我们都知道出口到亚太地区沙特出口的油是阿曼和迪拜的均值,出口到地中海地区挂靠的是布伦特油价,而去年布伦特全年平均下来是低于迪拜。而相反这种出口的官价对我们亚太地区的炼厂来讲它接受的实际价格是非常非常高的,我说得是相对是非常高的。因此,应当说对我们亚太区包括中国的炼厂这种炼油的毛利来讲形成一个直接的挑战。

再看下新冠疫情冲击下全球炼厂的运行情况,一个基本观察的现象叫全球炼厂的产能利用率创了历史的新低。正常来讲,北美地区的炼厂应当是利用率水平全球最高的,基本上在90%以上,全球的平均水平应该在80%-90%之间。但是去年降幅到70%多一点的水平,尤其是我们可以看到,全球不单单是我们亚太区在降,全球都在降。应当说产能利用率的下降对于整个行业的运行效率来讲毫无疑问是非常差的。因此从炼油毛利的表现来看,我们一个基本的看法是炼油毛利的水平创了新世纪以来的最低。去年全球的平均也就一块五毛钱,从亚太地区来看前面我提到了,这种亚洲溢价的存在,使得我们亚太地区的炼油毛利在全球的三大区当中是最低的。那么其中二季度的时候也就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度为负值,也就是炼厂开工直接就是赔钱的。因此,我想这个对于亚太的炼厂来讲一方面产油国出口价格的一种歧视,包括我们区内的三大成品油全面的过剩,导致我们整个的区内,整个炼油毛利处在一个全球非常非常低的一个水平。当然说亚太区这成品油全面的过剩跟中国近几年大规模的出口有没有关系呢?如果从直接的表象来讲毫无疑问是有关系。

2015年国内放开进口权以后,国内尤其是地方炼油加量进一步提升,解决了炼油瓶颈滞后问题,应该说国内成品油供需格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因此保证石化原料的供给,以及炼厂维持正常水平的运转,不得不加大给出口。而我们整个亚太区从整体上来讲我们汽、煤、柴都是过剩。

再看一下下游的石化的一个生产,因为乙烯作为石化的龙头,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全球的乙烯装置的开工率普遍下降,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它的降幅远远小于整个炼厂的开工水平负荷的降幅。同时我们也观察到,全球石化产品的价格的走势要显著好于原油的价格走势。这里举了一个例子,比如美湾去年乙烯平均价格来看甚至涨了1.8%,那这里面就反映出在疫情的冲击下这种下游的石化产品对于我们全球的人民生活的需求、消费具有刚性,而不像这种成品油这种差异。

下面就再报告一下对于后期市场一些看法,首先宏观和金融层面,当然现在我也赞同前面徐主任提到,其实去年是看疫情的防控,今年我们整个行业需求的复苏特别是成品油复苏就是看疫苗的进展了。那么从全球的疫苗来看我想是偏乐观的,全球近200多种疫苗都在不同阶段都在加快验证和使用。应当说每个国家或者地区疫苗的这种进展越快,成效越好,可能这种反映在我们的需求和供应上就会体现出来了。同时我们如果看进度,那毫无疑问,在主要的经济体当中美国现在遥遥领先,因此如果我们看需求,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石油消费国,仍然是全球最大的石化产品生产国,因为乙烯的生产能力全球最大。那么它这个疫苗的接种全球遥遥领先,那么对于后期整个市场格局的变化,我想这种疫苗的重要性或者是说我们要观察,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一个指标。

对于全球的经济当初无论是IMF对今年的预测毫无疑问都是一个比较大的反弹。除了中国这种可能会超预期增长,当然对于中国前面祝主任也提到,6%以上的指标可能是偏保守一点。那么今年的经济恢复和增长,在疫苗趋于乐观的情况下,我想相对可能也是偏乐观。另外对于石油行业最重要的包括原油及其下游的石化产品,特别是原油作为整个大宗商品的头,毫无疑问它的价格会受到整体的宏观层面的一个影响。那么这种宽松的环境对这种整体的原油价格的走强会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持作用,这个作用至少在目前来看我们说涨了,可能现在目前来看在供需这种比较平衡,仍然处于去库存的阶段可能再次大幅上涨难度大,但是它起到了再次托底的作用,也很难深幅的下跌。

同时,我们也看到如果跟其他的投资标的来看,我们原油价格60美元多一点如果以布伦特来看就相当于去年年初的水平,甚至还要低一点。那么如果更长的历史时期来看,我们全球的石油价格的发展的历程来看,跟历史的高点像08年来看我们显然要低。因此这是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观察选择投资品这种配置,从实际的资金的动向来看也很明显,全球都出现了一种状况,资金在涌入石油这种商品,总的持仓的水平创新高,这是直接观察到的一个现象。

下面再报告一下全球石油的需求的趋势,如果说这种金融因素、宏观面的因素是这种价格的加大了推波助澜的价格波动的波动性,那么供需格局这种趋势就决定了价格或者说这种石油这种商品它的一个价格变动的趋势。而目前来看,我们全球的石油需求仍然处于复苏的进程当中,今年全球的石油需求毫无疑问最主要的一个指标还是要看几大经济体以及疫苗的进展情况。首先看一下现状,我们全球的石油需求现在处于什么水平,我们说仍然处于恢复期,到3月份的时候就是红色那条线处在2019年和2020年中间那个位置,但是较2020年已经显然有一个比较好的修复。但是现在仍然没有恢复到一个正常的水平,也就是说需求相对来讲还是比较疲弱的,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整体上如果我们评估下来的话就相当于去年、前年同期的96%,那么对于后期怎么看呢,有几个因素,当然中国作为去年拉动全球石油需求非常非常重要的动力,因为我们国家去年消费量突破7亿吨,进口量突破5亿吨,我们石油的表观消费增长了6.6%,其他国家都是负增长。

那今年会怎么样呢?一个基本的观点,我们认为今年我们国家石油需求的增速会比去年要低,对需求的拉动作用将减弱。尽管我们的加工量仍然会较快的一个增长,但是我们国内石油的库存是处于相对的高位,也就是说我们是去年拉动石油需求表观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库存的增加在今年可能就不会那么显著了,甚至要处于去库存的状况。因此这对表观需求的增长是有制约的,我想这个就是对中国作为全球最主要的,对于今年全球石油需求拉动作用的一个基本的看法。

那么基于这种判断呢,我们认为今年全球的石油需求仍然处于这种修复的阶段,总体上会达到疫情前水平的97%,除了中国以外,继续低速增长以外,其他主要的石油消费国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当然不同的机构我感觉还是认识不一样,比如IEA现在发布的中期展望报告里面认为石油的需求恢复19年的水平,跌到22年后年了,甚至到2023年。我想的这个应当说对于我当时我在现场跟他们做交流,我就问他对于处于不同地区,不同国家感受不一样,也就是悲观和乐观可能会影响这种情绪的判断。在会上国内的专家认为全球的石油需求大致在明年就可以达到恢复到正常水平,IEA可能处在法国,当时正处在封锁阶段它的预判相对悲观一些。但是不论怎么说,全球的石油需求现在仍处于修复期,这是一个基本的现实。

当然这里面对于不同的油品来讲化工用油和需求延续增长态势,航煤到今年年底,下半年我们感觉放开全球航空出行的概率还是比较小,因此就这一点也使得我们全球的石油需求也很难在年内恢复到正常水平,这是一个重大的制约因素。供应侧来看这种市场的再平衡主要除了需求的恢复以外,另一方面主要得益于产油国大规模的减产。从过去的大半年履行来看,我们可以看到特别是沙特,它对这种执行减产的力度和决心确实是比较大的,减产托市这种决心非常坚决。那么这也是整体上我们市场能够再平衡的一个基础的条件。

那么从产油国对油价诉求来看,主要看两个国家,一个是俄罗斯,一个是沙特。那么俄罗斯在做今年国家预算的时候它对油价的预算是44、43美元/桶,相对比较低。那么沙特今年它的财政收支平衡油价是67.9,也就是68美元,这个水平比俄罗斯要高的多。但是如果跟前几年沙特的八九十美元这种水平来看应当说已经下降非常显著了。因此从这两个国家对于油价不同的诉求,我们对减产量下一步的减产政策就有一个估计,毫无疑问沙特是维护油价,它的油价水平可能跌破60对于它来讲在目标上就会偏离度比较大,对俄罗斯来讲沙特就不得不允许它小幅的增产,诉求不一样。那么另外一个在供应侧非常重要的变化,我们观察到今年这一轮油价跌下来美国的表现不一样,在14年那一轮我们看到美国原油产量随着油价恢复以后,产量也匀速的反弹,而本轮美国的原油产量没有随着油价的恢复迅速下降,这个应该是在我们整体判断供需格局非常重要值得关注的一点。原因我想最重要就是生产者的心态和策略发生重大的改变。

第四点,在供应侧值得关注的就是伊朗和利比亚一个出口的问题,因为伊朗它现在制裁以后按照国际能源论坛洲际数据官方出口数据是0,但是根据Kpler公司表示因此市场对其原油出口还是关注度很高的,我个人认为确实值得关注。那么对于后期减产联盟的走向我认为最合理的选择就是适度增产,大规模增产是没有的,也就是大规模增产是破产。从4月1日会议结果来看采取的确实就是这种策略,适度的随着需求的恢复,适度的一种增产。

对于今年整体的供需态势我们是这样一个看法,整个全年需求在恢复,OPEC+持续的减产政策,市场基本面会持续的改善,这种库存会继续下降,也就是市场的再平衡进程必须要保持下去,这样才能最符合整个行业的利益以及产油国的利益。那市场再平衡的节奏会不会打断,我感觉产油国不会主动起到作用,对他们不是一个理性的选择。另外美国打断再平衡的可能性不太大,唯一值得在供应侧关注的伊朗和利比亚的问题。那么在市场再平衡的阶段,我们认为油价它不具备再次大幅冲高的基础,当时60美金的情况我们认为处于比较合理的水平,我们认为全年水平大致也在60-70美金之间,这对产油国各方面来讲都可以接受。

下面最后一点,报告一下石化行业发展的趋势,首先对于成品油需求在减速,如果这种碳约束更强了以后,可能甚至会达峰,这个就使得我们全球石油需求的增长会受到一定的抑制。第二点我们认为石化产品的需求增长动力不减,占石油需求的比重将继续提升,因为在过去的20年里边,我们全球石化产品的需求增长了62.7%,也就是63%,同期全球的成品油需求只增长了13%不到。那也就是说这种石化产品需求快速增长,成品油需求的相对来讲在减速,这种趋势不是现在才有的,过去20年这种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那么对于未来来讲,这种新的经济的模式发展我们感觉这种石化产品的应用场景不是缩小了,可能会更丰富。当然在这里边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污染的问题,比如塑料可降解再生利用,解决好这些问题。那么对于未来这十年来讲,我们基本的一个判断:对于石化产品的需求保持相对乐观,我们认为比较乐观,未来十年我们认为它整体上会增长四分之一,主要的石化产品的需求。

那么从供应角度来看我们全球的炼油能力保持较快一个增长,我们的亚太地区继续引领全球炼油能力的增长,当然了如果从单一地区来看北美仍然是最大的炼油区,但是我们中国和产区中东来看占比迅速的提升,中国国内好多大项目还要投产,还要建成投产。那么另外一个我们观察到全球的炼厂随着需求结构的变化,特别是这种石化产品的需求快速增长,成品油的需求相对在减速,那我们都看到全球炼厂复杂程度在进一步的上升,二次加工能力在不断的提高。如果说全球从炼油的环节来看炼厂的复杂程度北美地区当然是最高的,但是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一个水平,我们亚太地区这几年调整的比较快,特别中国。

另外一个我们观察到亚太地区作为可以说净输入区,无论是原油、石化产品的净输入区,我们看到减油增化持续推进,成效非常显著。我们可以看到亚太与中国的化工用油收率近几年呈现快速提升的趋势。同未来来看我们认为亚太地区会继续引领全球的炼油能力的增长,右侧这个图大家可以看到未来五年全球各地炼油能力的变化,我们中国、中东这是引领全球的能力的增长,但是炼油增长同时成品油需求不会太小,我们认为炼油能力相对来讲不会恢复到一个非常理想的水平。那么对于乙烯作为石化的龙头来看,我们现在亚太和北美引领全球的产能增长的趋势是非常明显的,也就是现在全球的乙烯的产能增长就体现在原料区,就是北美和中国,市场需求区那就是中国,也就是市场需求区在扩能,原料区在扩能,这种趋势目前来看仍然在持续。

那么现在下一步大家可能就比较关注了,什么时候会达到一个平衡甚至会进入到一个比较激烈竞争的阶段,我讲下面就值得关注。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高度关注美国乙烯的成本在全球处于非常低的水平,对我们国内的以油头为主来讲,这种挑战,尽管当前受到中美关系的影响,但是如果从长期的角度来讲这种挑战是不容忽视的。从未来来看,我们国内基础的石化产品产能的投放,我们中国要占到六成以上,也就是这种扩能主要来自中国,从供需平衡的角度来看我们国内现在有一些产品未来“十四五”还行,有一些产品就会出现问题。因此我讲的扩能的高潮应当说这种大潮当中,对于未来的危机还是要充分的一种警惕的。

最后报告一个基本的结论,整体来看全球的石油需求仍然处再一个恢复的进程当中,成品油的需求确实在减速,使得炼油毛利可能不会很快恢复。但是石化产品的需求确实比较好,我们感觉这是一个需求格局的变化。另外从供应的格局来看这些产油国OPEC+大规模减产它是推动了市场再平衡,现在市场仍然处于再平衡的时期。那再平衡时期,在库存高起的情况下,剩余产能仍然达到900万桶,我们感觉原油价格涨到更多在基本面可能性确实不支持。从石化的格局来讲,我们国内从过去“十三五”到未来的“十四五”我们中国都引领了全球炼油和乙烯能力的增长,当然我们国家产业链完整性、供应链完整性这是我们的优势。

但是我们进口的替代仍然推进,但是有一些产品过剩的苗头已经显现了。那么对于行情这块我们认为今年整体水平上来看油价会有明显的反弹,但是现在供需平衡仍然是非常脆弱,我们认为出现高价可能性还是不太大。我们炼油业效应中期内面临很大的挑战,我们国内这种结构性改革怎么样更好的推进减油增化这种工作应该是持续的推进。我想改革行业的发展和挑战在十四五期间可能就会出现一个非常明显的这种格局性的变化。

上面就是我的报告,肯定还是有很多不好之处,还请各位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返回 国际石油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